馄饨就是混沌

一个傻白甜的脑洞2

    带土回村记

    宇智波带土回村了。带着一只三勾玉写轮眼,在他的名字正式刻上慰灵碑前回到了村子。笑嘻嘻傻乎乎的男孩子,却又有着和过去那个吊车尾不同的某些味道。 (身体检查等等万花筒搞定,没人知道他身上有初代细胞+万花筒写轮眼,反正当时宇智波一个万花筒都没有,没人查得出来)
    带土正式回到水门班之后不久,向村子提出申请,将在他受伤流落期间照顾自己的老爷爷接到村里奉养送终——没错,他把斑老爷子扛回木叶了,化名长谷川根。(怎么隐藏身份的?带土的万花筒+木叶结界自带后门。斑为何会同意?和带土吵架的时候不小心站在柱间没错立场了说着说着他就想回去看看了…)
    每天都很有精神的和带土吵架的凶暴老爷子身体并不好,很少离开带土家,腿脚不利索到走路必须扶着拐杖,想上火影岩看风景必须带土抱上去。不过斑老爷子在木叶生活的那段日子其实挺开心的,在晴空万里万物复苏的春日,安静的在庭院的摇椅上晒着太阳,想着一抬头就看到的那个颜岩大头真丑啊,安详的沉入永眠。 (顺说他本来只是打算回木叶住段时间而已,不小心就寿终正寝了)
    执行完任务拎着红豆大福和豆皮寿司回家的带土错过了听遗言的可能,正经的为老爷子办了丧事,当他打算用天照的黑炎烧尽斑的尸体的时候(这个做法源于在创设期的时候宇智波家的教育),久违的黑绝出现抢夺斑的尸身,然后被带土一起烧掉了。(顺说宇智波斑直传简单粗暴有效思路带土根本就不知道黑绝是啥)
    很多年后,回村土成了木叶的五代目,木叶历史上第一位宇智波火影。而忍界四战,则在和木叶家暴、离家出走、灭族这些无关的别的随便什么理由下打起来了,四战的战场上,敌方秽土出了初代和二代火影,以及宇智波斑(媒介使用的是斑当年和泉奈换眼的时候摘除的眼球),然后带土生活过的那个创设期的那对火影夫夫(在带土失踪后不久千手柱间得手了…)也终于在扉间聚聚的技术支持下,找到了带土的时空坐标跑来找他了。
    于是四战战场上,有战场玫瑰秽土斑放飞的战舞和秀柱间脸,有木叶的五代目宇智波带土神一般的个人战斗秀,有护短的人生赢家有弟弟有柱间有家族斑大哥对秽土斑毒舌嘲讽一二三四,有柱间聚聚和秽土柱间的恳谈交流以及“如何有效理解斑”讲座(比如斑说月色真美啊的时候不要回答哈哈哈哈是啊像个月饼呢)
    宇智波家的宇智波佐助少年,目睹着平时超好说话简直有点傻,没事就带着族中小朋友们放飞玩耍的带土叔身着火影袍战斗的英姿,立下了我也要成为火影的誓言。
    他的同学兼队友波风鸣人表示,佐助,我才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啊我说。
    一旁的自来也聚聚表示光是今天战场上的取材就够我十年连载,小南来帮忙记录一下。 
    最后,秽土柱间和秽土斑手拉手升天,斑大哥表示带土你小子过的不错啊然后十分顺手的把哈哈哈哈的得瑟的带土揍了一顿后说着柱间今天的晚餐吃豆皮寿司我不接受反对意见,和柱间一起回他们的时空过他们有时两次有时三次打架挑没人地方打的日子去了。
     一直待机状态的六代仙人一脸懵逼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出场机会,一直等着被放出来的辉夜姬根本连被提起的机会都没有。
    happy end。


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团藏:仔土明面上回村前就先摸去根部把他烧了,神威作弊器你值得拥有。——是斑让他去烧的。神威+天照,尸骨无存的团藏在木叶记载上登记为失踪,死的毫无荣誉,没变成叛忍已经是老同学们给力。

    护短:虽然命是柱间救的,但是仔土野性的直觉告诉他柱间尽心尽力救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是宇智波家的孩子是斑的面子。在创设期的仔土虽然看起来和柱间亲近友善,整天和斑顶嘴但也是认真的将斑当作父亲兄长,所以回到他自己的时空后遇到老年的斑能够说出“一定是柱间的错”这种护短发言。 

    仔土教会柱间的事情:想什么就要直接说出来,不要想着“斑是我的知己啊他会理解我的”就不去进行交流,哪怕是吵架也要把自己的想法完整的表达给对方知道,为了避免发生冲突而把话吞在肚子里只会让感情的大树从根开始渐渐腐烂。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