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温赤】疗伤

    赤羽信之介其实有些时候,会有些东瀛人特有的对形式的执着。

    比如面对重视的、重要的对手前会沐浴更衣,披挂上武者的羽织。

    比如面临久违的战阵,会束甲。

    他说我乃一军之师,自当为部署表率。

    指挥作战,镇守后方是军师。

    在必要之时,冲锋陷阵血染征袍也是理所当然。

    即便已经是西剑流实质上的领导者、守护者和精神领袖,军师大人也依旧会将西剑流朱雀赤羽信之介当做是组织的战力,棋盘上的棋子来使用。

    一次又一次的,带领西剑流走向胜利,走上东瀛的巅峰。

    那不省己身的理智决断,让人敬佩,也让人心疼。

    黑发的男人半跪于地,将军师大人的腿捧放在自己的膝上,小心翼翼的解开臑当的绑绳,敷上温热的毛巾,待到血痂软化后才小心翼翼的将粘合在伤口上的织物揭下。

    他的动作十分缓慢,细致的不想让军师大人再有一丝多的疼痛,不忍那伤累着伤血浸着血的人再皱一下眉,咬一下唇。

    端坐在榻沿上任人为自己处理伤口的赤羽眼眸低垂,已经疲惫的不想睁开眼,不想再动一下指头说一句话了。

    可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温皇,动作实在是太细致也太慢了,慢的赤羽觉得,若是不催催他,让他快点帮自己处理好那些伤口,他可以就那么弄到地老天荒去。

    于是他笑了,声音是暗哑的倦,笑着说神蛊温皇你爽快一点,直接撕吧。

    ——反正总会流血的,痛一瞬就过去了。

    “可我舍不得啊。”

    神蛊温皇这么说着,看看自己清理的成果,低头吻了吻赤羽小腿上的伤。

    那个吻很轻,柔软温热的唇瓣接触到创口并未有丝毫的刺激,却奇异的让赤羽觉得倦。

    倦的他打了个哈欠,放松了肩背。

    “算了,随便你。”

    他这么说着,往后靠了靠,放松了身体,放下了最后的那一点点紧绷。

    反正等他醒来的时候,温皇定然是将一切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会在西剑流军师应当醒来的时候叫醒他的。

    等养好伤了,再与他一起去赏樱吧。

    西剑流的军师大人这么想着,让连日征战的疲倦身体沉入无梦的睡乡。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