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雪中梦

    雪中梦

    

    按照中原的节气来说,被称为小雪的夜晚,天空中洒下的是鹅毛大雪。

    竞日孤鸣斜倚在窗前,用竹签拨着香炉中的炭火,很有些百无聊赖的赏着雪景。

    他现在完全不想动了,不仅仅是冷、不仅仅是懒,也是饿的。

    苍狼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来了,别说是点心水果和新鲜蔬菜,连厨房里苍狼拿来的时候竞日觉得没必要准备那么多的腊肉和干菜、米面也都不多了。

    已经到了得省着点吃的程度。

    还好银霜炭和木柴储存的很充足,一开始拉来的就是能让竞日暖呼呼的过整个冬天的份量。

    苍狼再不来的话,大约就得自己设陷阱捉兔子打鸟了。

    用毛裘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抬手将水晶拼镶的窗子推开了一点缝隙,感受了一下外面的温度。

    ——然后立刻将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手捂在怀里。

    真的,好冷啊。

    这么一个足够偏僻,偏僻的既可以隐居,也可以幽闭的所在,唯一能够期待的‘客人’却那么久没来了,似乎也更加冷了。

    要不然,离开算了?

    竞日孤鸣这么想着,不再去看窗外的飘雪,而是换了个姿势,背对着窗户躺着假寐。

    书都看完了,笔墨也得省着点用比较好,自己和自己下棋也不是随时都有闲心的,倒不如在梦中见一见那些已经故去的怀念。

    梦中有鲜花常开的庭院,有盈盈微笑的温柔女子、有欢笑着叫自己祖王叔的孩子,有咬着笔杆苦恼于被罚抄书的青年人。

    甚至连冬天,都不怎么冷的。

    北竞王府冬天,是梅花的幽香、因为会很快凉下来所以要赶快喝掉的汤药、穿的太多以至于走起来都像个球滚过来一样的乖苍狼,以及说着冬天王叔你容易犯咳嗽啊我留你这儿住段日子吧的千雪孤鸣。

    不能更暖和,不能更惬意,不能更梦幻。

    雪下的越大,反而越快活。

    千雪会带着苍狼在院子里玩雪,堆雪人打雪仗糟蹋那一片洁净的让人不忍踩踏的洁白;姚金池会在竞日想起来吩咐前就准备好驱寒的汤药,等叔侄两玩够了竞日刚好可以笑着逼他们捏着鼻子喝下去。

    ——然后自己也得喝一碗。

    坐在廊下看他们玩雪,也是会吹着风,受到寒的。

    千雪会在苍狼被侍女们拥簇着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左右看看,做贼一样的迅速亲一下,说王叔我们的嘴里都一样苦啊。

    然后又说可是王叔的嘴唇还是好甜的,说的前言不接后语。

    他早晨锻炼的时候,脱了衣裳露出赤裸上身,年轻健壮的身体冒着热气,好像一点都不觉得冷一般。

    双手撑着青石板,千雪能在雪地里连做100个俯卧撑不喘气,身上的热气冒的让竞日有些眼馋。

    于是他说小千雪,再做100个我就帮你抄书。

    千雪拍拍手上的雪,说再做500个都不是问题,王叔可能多帮我抄些?

    竞日说100个就可以了,不过要用我方法来做。

    他这么说着,站了起来,在千雪重新双手撑着石板放下身体后坐在了他背上,感叹着小千雪果然很温暖啊,让他继续做俯卧撑。

    于是千雪孤鸣就做了,100个俯卧撑换竞日用千雪的笔迹替他抄了100遍苗王罚他的定性书。

    然后又缠着竞日,说再做100个吧,我还想跟王叔换点别的什么啊。

    他又换了什么呢?

    竞日模模糊糊的回忆着,却被清脆的叩击声吵醒了。

    窗外红发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在竞日将窗推开小缝后,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他说自己出门办事雪太大迷了路,请问此间主人可否收留一晚。

    打开门将穿着奇怪袍子的千雪孤鸣迎进来的时候,竞日还在想着。

    我是还在做梦,还是已经醒了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