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双军】相思谏

    

    相思是一件颇为无意义的事情。

    神蛊温皇是这么觉得的。

    若是想了,便是应当去见的时候了,不是吗?

    温皇向来以诚待人,又怎会做相思这般徒劳的事情呢?

    “这便是神蛊温皇你夜袭西剑流的原因吗?”

    似笑非笑的任由身着银白衣袍的黑发男人骑跨在自己身上,西剑流的军师大人有些讽刺的‘问’道。

    “唉呀,温皇一向就是如此的真诚直白。”

    白皙冰冷的,剑者的手轻柔的抚上赤羽信之介的脸颊,撩开了因为睡眠的缘故粘在颊侧的红发,又捻起来轻轻吻了吻,用唾液将那一缕红发润湿后再用湿润的发梢轻轻搔挠赤羽脖颈的肌肤。

    “苗疆至东瀛何止千里,神蛊温皇一路劳累,本军师确实应当好好招待你一番。”

    按住那在自己颈侧作乱的不安分的手拉到唇边吻了吻,赤羽信之介就像是被神蛊温皇传染了一般的,刻意拖长了语调悠然说到,然后忽然松开他的手,抬臂掐住了温皇的脖子。

    拇指按压在凸出的喉结之上,会让人有种掌握生命的错觉,呼吸脉动在控制下弹动,别有一番甜美。

    就着这般的姿势,就着窗外的星月光辉,赤羽的目光缓慢滑过神蛊温皇光洁的额,不可捉摸的眼、鼻梁、唇瓣、下巴的弧度,光洁的脖颈、深陷的锁骨,以及并未严密合上的衣襟间隙露出的胸膛。

    “真是……”

    并未将感叹的话语说完,赤羽只是改变了手指施加力量的方向,将温皇拉下让两人的嘴唇重合,品尝着彼此都久违了的味道。

    舌头交缠,唾液交换,连齿列都仔细舔舐的亲吻不仅热情,也不仅仅是肉欲交缠,还带着对久未碰触之地重新探索了解的意味,自然要绵长的亲吻到有一方认输为止。

    谁都说不清动作是在何时改变,谁都记不得神蛊温皇身上的大袍是何时被丢在了寝台旁盖住了赤羽明日要穿的衣袍,谁都不说是自己主动将腿插入到对方的腿间,紧紧夹住对方的。

    再熟悉的身体,许久未见也会变得陌生。

    那便再重新熟悉起来,重新舔舐、重新啃咬、重新探索、重新侵入、重新内内外外吃个透彻分明。

    在性事的情热之中,将彼此拥有,将彼此交付。

    

    赤羽信之介在鸟鸣声中醒来的时候,身侧并没有神蛊温皇。

    就仿若是无痕的春梦一般。

    依旧被整齐叠放在寝台旁的衣物之上,却多了一支浓色的樱,重瓣烂漫。

    光洁枝干之上,雅致的束着信笺,香味高贵。

    解下展开,其上墨迹是熟悉的足以毁灭这花枝、信纸和熏香组合而出的风雅。

    “神蛊温皇,本师总算明白,为何相别之时,你说相思无益了。”

    

    那年,西剑流军师大人随手在庭院中插下的花枝,生长成了繁盛的滇樱,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