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温赤】返生蛊(亲爱的,我把军师大人变小了)

    做神蛊温皇的恋人,是件有风险的事情。

    不仅仅是随时可能被他气的脑血管爆裂,或者是因为这家伙又作死而不得不给他收拾善后这样的‘小事’。

    而是非常切身的,实实在在的人身安全问题。

    赤羽信之介这么想着,仰头看天,有种空中会飞过一只叫着bagabaga的乌鸦的错觉。

    小孩子细细的颈子哪撑得住他这般忧郁姿态,没一会儿他便因为重心不稳向后坐了个屁股墩。

    ——若不是后背被此时显得尤其大的手托住的话,怕是脑袋都会磕到。

    不过赤羽丝毫没有感激托住自己的人的意思,只是抿着唇哼了一声,自己站起来掸掸衣服上的灰,抬脚迈步——然后又踩到因为是临时买的外面成品衣服所以并不合身的裤脚险些再摔一跤。

    神蛊温皇不顾他的挣扎将人直接抱了起来,怀中幼小柔软的身体让他有一瞬的怔忪,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

    实在是太小、太软也太热了,就好像稍稍用力就能揉碎一般,小小的身体,短小的手脚,小小的脸上显得尤其大的眼睛,哪怕是燃着熊熊怒火都惹人怜爱。

    连凤蝶小时候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太大了,只能让她下山去买了更小的孩子的衣服。

    偏偏神蛊峰又太偏了,偏的离这里最近的小镇上,居然买不到真丝细棉的男童衣服来。变成小孩子的赤羽肌肤又娇嫩的不行,稍微磨到都会泛红,将就不了那些次等的料子,凤蝶不得不给他买了套绯红的女童衣服回来。

    穿在赤羽身上却十分可爱,也合适到了可恨的地步。

    温皇将他抱在怀里,忍住了蠢蠢欲动想捏一把他肉肉的,嫩的可以掐出水的来的脸颊的冲动,却故意凑到他耳边去说话,装作不小心的让自己的嘴唇擦过圆嘟嘟的小珍珠一样的耳垂。

    “军师大人要小心啊,您现在身子太小可别逞强。”

    “哼。”

    ——其实不是赤羽不想与他唇枪舌剑一番,好好与温皇算算他把自己变成这样的账来,只是现在的身体真的真的太小了,走路都称不上稳当,说话的句子稍长一点口水就控制不了了。要是搭理温皇,怕是不得不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中途还得吸溜口水,西剑流的军师大人哪容得了这般的失态呢?索性干脆不讲话了,只用最简单的单音节鼻音来表达自己鄙视的心情。

    ——反正不管是他是哼一声还是与他唇枪舌剑,对神蛊温皇来说都没什么差别的,照样会笑吟吟的按他自己的意思来。

    实在是可恼可恨。

    可赤羽现在都无法从他怀里挣扎下来,更别说是唤出灵属之器剁他一顿了,还不只能放弃徒劳的想法,任他抱在怀里,还得等着他找出这返生蛊的解法来再秋后算账。

    难得的假期,怕是都要浪费在闲云斋了。

    偏偏还是这什么都做不得的,小孩子的身体。

    不但走路都会跌跤,仰头都可能摔个屁股墩,还极容易疲累,被温皇抱着明明一点都不暖和,却没一会儿就开始眼皮打架,小手用力揉眼都没用,连着打了两个哈欠就睡过去了。

    温皇抱着睡着了的赤羽回到卧室里,根本舍不得放下来,就抱着他坐在床边上,手搭着他的腕脉测算着。

    待到从赤羽的耳中蠕动爬出一条细小粉嫩,形容居然还有几分可爱的蛊虫来,温皇便手脚利落的将他身上其实也才穿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女童衣裳全数扒了,连束上小小金冠的小马尾也给拆了,只拿毯子覆在因为冷的缘故正使劲往自己怀里缩的赤羽身上,等着他长大。

    怀中的重量渐渐变化了,一点一点的沉了,从幼童的肥嫩短小到少年人的纤细,再到青年人的精悍修长;从能轻易伤害的绵软到让人不敢轻视的蕴含着强大力量的柔韧。

    从看一眼都觉得萌到了心里去的可爱幼儿,到容色摄人气势凌厉的俊美青年,花去的时间似乎很长,又仿佛很短。

    身体恢复到正确年龄的军师大人与之前的他的不同,大约只是一身肌肤变得如婴儿般毫无瑕疵,丝毫看不到西剑流军师南征北战轮转无数战场所留下的那些新伤旧痕了。

    将缩在自己怀里有些逼仄并不舒服的军师大人放回到床铺上安顿好,温皇又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起身离开了,并不去吵扰他的沉眠。

    虽然这一遭军师大人难得的假期多数花在了让他变化和沉睡上,温皇却觉得还是颇为值得的。

    返生蛊的作用,可不仅仅是只是让中蛊的人变小的恶意卖萌。

    不知此时的军师大人,可是做了个好梦,梦中可有温皇。

    神蛊温皇这么想着,摇着羽扇离开了自己的卧室。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