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温赤】拨香拂酒(1-3)

1.

    被自己压倒的感觉,十分的奇妙。

    赤羽信之介推拒着,抵抗着,却只是因为身体连番伤重的缘故,堪堪使得上几分力罢了,便显出不甚认真的样子。

    易容的与他面貌分毫无差的神蛊温皇很是满意的笑了,用赤羽的面孔、赤羽的神情、赤羽的声音。

    那笑声于赤羽甚至是有几分怀旧的,因为那并不是他如今的声音,而是那个带领大军席卷中原运筹帷幄意气风发的年轻西剑流军师的笑声。

    那是属于赤羽信之介的曾经,也足以激发现今的赤羽信之介的怒气。

    可神蛊温皇所想要得到的结果,赤羽信之介就必须给予吗?

    真正的西剑流军师因为失血而比易容那人稍显苍白的面孔,忽然便失去了所有表情,不再有生动的怒气撩拨温皇的心弦。

    然后,却是一个傲慢的仿佛什么都不恐惧,藐视一切的笑容。

    丰厚的,较往日要淡薄些许却依旧称得上艳色的嘴唇勾起饱满的弧度,那正是神蛊温皇最为熟悉最为迷恋的,昔日与他唇枪舌战勾心斗角却也心意相通的宿敌姿态。

    丝毫不因肉体被对方压制、不因伤口的疼痛功体的虚亏而改变或是动摇的,朱凰的傲慢笑容让压制在他身上作乱的,与赤羽本人的手有着决定性不同特征的更为修美的剑者的手顿了一顿。

    然后,便因这一瞬的动摇,被刻意如此的军师大人捉住颈子拉下,经由妙手而变得弧度几乎相同的,依旧有着不同味道的唇瓣重合叠在了一起。

    赤羽信之介主动的用舌尖轻轻蹭过对方的唇瓣,然后几乎是刻意的皱眉,将任由自己动作的那人推了推。

    “温皇,这味道太糟糕了。”


2.

    压制在他身上的男人用赤羽信之介的皮相露出了异常神蛊温皇的温文笑容,然后摇摇头。

    “哎,这易容之术的缺陷,却是被赤羽大人发现了啊。”

    他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卸除妆容的意向,而是再一次倾身压住本欲趁此起身的赤羽,不容拒绝的含住了他的喉结,牙齿微微用力啃了啃。

    最为敏感的要害被叼住的感觉让赤羽的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身体越发的使不上力气。

    ——然而,他却也不想就此放弃抵抗,任由温皇摆布。

    浓密的羽睫颤了颤,赤羽索性闭上眼不去看依旧压制在自己身上的,易容的与自己看起来好似毫无差别的那个可恼的男人,只是以意志平息自己的气息,积蓄力量。

    领扣被咬开,温皇的舌湿滑温热的在赤羽的锁骨留下道道水迹,而他此时顶在头上的,军师大人的高冠上那白色的长穗也随着他的动作轻摇,拂过赤羽的脸颊,轻痒。

    那永远微凉的手指,也隔着织物揉搓抚摸着赤羽敏感的腰侧,时不时还往下滑一滑,拂过那不可言说的部分去直观感受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军师大人的,最本能的欲望反应。

    然后神蛊温皇在一个赤羽丝毫没有料到的时刻,停止了继续向下舔舐啃咬的动作,手指也不再作孽的滑来滑去了。

    这时机太巧妙,以至于刚积攒了一击赤鸿飞羽的气力的赤羽手指动了动,并没有发招。

    而依旧用着赤羽面貌的神蛊温皇,则是将脸颊贴在了真正赤羽赤裸的胸膛上,赤色假睫扇了扇居然闭上了眼,就仿佛是在侧耳倾听赤羽的心跳一般。

    “温皇?”

    不知为何,即便是温皇易容成了自己的面貌,他此时这般的行为动作,却丝毫没有继续扮演的味道了。

    即便是隔着易容材料,依旧能感受到温皇脸颊的微凉,而他这静谧的不再带有欲望或是占有色彩的动作,却让赤羽不再想推开他了。

    缓缓的吐了口气,心胸宽大的赤羽信之介任由温皇压在自己身上什么也不做,两人呼吸渐渐相合,融为了一致步调。


3.

    这样的静谧,温软又干净,干净的让赤羽觉得心口有轻暖的痒。

    他一手拨弄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发,敏感的指尖迅速辨别出那并非是真正的发丝,而是用织物制成的,仅仅具备头发的形的物品。

    ——是与忍术中的变身或是忍者执行任务时候的易容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

    带着些许好奇的,赤羽用力拽了拽那束马尾,原本只是静静聆听他心跳的男人便不得不苦笑着撑起身来,“哎哎,我这易容的破绽却是被赤羽大人给摸的清清楚楚了呢。”

    他这么说着,任由赤羽手上再度用力,直接将连缀着发冠的假发给扯了下去。被压在假发之下的,那触感更为熟悉的,漆黑的长发披散了下来,垂落到了赤羽的脸上、胸膛。

    “哼。”

    不甚在意轻哼了声,将那显然很需要花时间制作的发冠和假发随意丢到一边去,赤羽信之介垂眸不去看自己的脸孔与温皇黑发间的违和,“你的易容,已经十分精妙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当神蛊温皇再度压下身体,以并不会弄痛自己身上任何伤口的力道枕在自己胸口感受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的时候,赤羽还是忍不住将手指插入到他的发间,去感受那变得真实了的触感。

    “把脸上的易容也卸掉吧。”

     其实赤羽是很想从发际摸索出易容物的边际然后直接将之撕掉的,然而温皇的易容却没那么容易破解——就像是之前他以手触摸那假造的皮肤都没能摸出与人类肌肤的区别来,若不是啃上去的时候味道不同甚至都会产生‘那就是一张自然存在的脸孔’的错觉来。

    但是之前任由他扯掉了假发的温皇,这回却没那么好说话。

     “哎,这可不行啊赤羽大人。”

    男人这么说着,手隔着衣物和绷带轻轻的拂了拂赤羽敏感的侧腰,满意的感受到身下的人呼吸瞬间的混乱,这才笑着继续道,“这么一张脸孔戴上之后若是再取下,便不能再度使用了,温皇却也没有更多储备呢。”

    ——就像之前单纯因为有趣,而让凤蝶使用了一整套赤羽易容的人,并不是神蛊温皇一样。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