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完)

 (6)

    神蛊温皇在出发前往东瀛之前,居然专程来拜访了千雪孤鸣。

    只是日子不太巧,苗疆仅剩的王爷刚好去巡视边境了罢了。

    他饶有趣味的托着腮,手中的羽扇轻轻拂过下巴,带着笑意的与竞日孤鸣说了会儿话,然后似乎是来了兴味一般的说与他玩点好玩的。

    ——于是当苗王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皱着脸相当苦恼的看着面前的棋局的竞日孤鸣,和斜倚着软枕一脸兴味的用剑者的指尖落子的神蛊温皇了。

    苍越孤鸣从未见过竞日孤鸣用这般一眼就能看穿的神情下棋,他甚至会苦恼的咬住下唇、抓乱头发。

    ——就像个初学下棋的,真正的孩子一般。

    意态悠闲的羽扇一扬将棋局抚乱,神蛊温皇温柔有礼的与苗王寒暄了几句,任年轻的君主去为自己对面的那个大孩子梳理长发,温声与他说话。

    ——态度既不像是真的对一个孩子,也不像是对曾经的长辈。

    等千雪孤鸣回来的时候,神蛊温皇居然依旧在等着他。

    “千雪好友真是个好家长啊。”

    他温雅笑着,兴味盎然的拨弄着千雪带回来给竞日的书册和小玩意儿。

    千雪孤鸣抱着他的刀靠在廊柱上,看着庭院中苍越孤鸣跃上树去为竞日孤鸣取他指着说想要的那一折白梅,眼神坦然又温柔的回答说是啊。

    他的眼睛蓝的非常漂亮,清澈的就像是雪山之上的寒空,带着长生天的光辉。

    听到了他的声音,被毛皮衣裳裹的像个大团子一样的竞日孤鸣便不再仰着脸看苍越孤鸣和他的那折白梅了,开开心心的跑过来扑到千雪孤鸣的怀里,腻声问千雪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啊。

    千雪孤鸣亲亲他的额头,说是只要你乖乖的,总不会少了你的。

    竞日孤鸣便笑了,最是灿烂的毫无心机的。

    “千雪放心吧,我最乖不过了。”


     (完)


    此世众生,堪能忍受十恶及诸烦恼而不肯出离,故名娑婆。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