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5)

(5)

    竞日孤鸣异常的依恋千雪孤鸣。

    这并不十分明显,却又不能不说是过于显著。

    他总是对他笑,无论千雪孤鸣喂他什么都会吃下去,就算被药苦的脸都皱起来了,也不会要求糖。

    从能跌跌撞撞的走几步开始就试图跟着他,一定要待在千雪孤鸣的身边才安心的样子。

    就像是知道总是板着脸,生气的时候会高声对自己说话,也并不十分温柔,梳头的时候总会弄疼自己的这个男人,是这世上唯一能庇护自己、守护自己,希望自己活下去的存在一般。

    所以即便是已经被手把手的教会了各种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自理的事情,他也依旧总是缠着千雪孤鸣。

    有事没事都缠着,孩子气的叫着千雪千雪,腻在他身边让他帮自己梳头发,系扯松的腰带,什么都不懂的去啃他的手指就像啃最喜欢的狼崽玩偶的耳朵尖尖一样。

    如果他真的是个孩子,这些表达喜欢的方式无疑是可爱的,惹人怜爱的。

    可即便他的精神确确实实的是个孩子,那身体也已是成熟的了。

    还是一具曾经被千雪孤鸣压在身下,甜美颤抖战栗着打开,又黏黏腻腻的缠上吸附着不放的,如最纯的鸦片一般一沾就会成瘾的美好肉体。

    千雪孤鸣便不很愿意陪他睡了,也不再继续两人睡在一间屋子里。若是竞日孤鸣半夜里蹑手蹑脚的赤着脚抱着毛裘去千雪孤鸣的房间说会怕想要留下来,也只是会被抱起来送回到自己的卧房去。

    虽然千雪孤鸣用热帕子帮他擦干净脚上的灰尘的时候的神情会让竞日孤鸣觉得很舒服,但是他却还是顽固的,有些生气的拒绝了竞日孤鸣理所当然的亲近和同寝要求。

    在竞日孤鸣说话变得流畅,读书也不再需要时不时的提问之后,他便与苗王商议过是否要将竞日孤鸣移到它处去。

    年轻的苗王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伏在他膝上睡的香甜的竞日孤鸣,指尖捻动着方才被硬塞到手里的,竞日孤鸣亲手编的一小段穗子,然后摇了摇头,“祖王叔还是烦劳王叔继续看管的好。”

    他这么说着,垂眸之时的神情竟有些像他已逝的父王。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