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4)

(4)

    苍越孤鸣时常会来探望他仅剩的亲人们。

    偶然千雪孤鸣必须去履行一些他如今承担起的,王族一员的义务,便会提前将竞日孤鸣送到苗王宫去,隐人耳目的。

    苗王的书房里,不知何时便添了个小榻,上面甚至放着几样苍狼王子幼时喜欢玩的小玩意儿。

    比如一套其上的雕琢精细到了不必要的地步的银质九连环、已经有些磨损的木质魔方,比如几只用柔软的皮革缝制,做的惟妙惟肖的小狼玩偶。

    那都是不知不觉间,就备下了,平日里也放在那里的。

    即便已经能口齿清晰的念出苍越孤鸣这样相对复杂的名字,也能本能一般的很快的解开复杂的九连环了,竞日孤鸣的动作也依旧带着许多的孩子气。他会踢掉鞋子,蜷在那张小榻上摆弄着那些玩意儿,将魔方扭的乱糟糟的再很快的扭回去,或是抱着小狼玩偶有些孩子气的咬狼崽的耳尖尖。

    苍狼有空的时候,就会拿当年北竞王给自己开蒙时候的那些蒙书过去念给他听。

    他依旧是很聪慧的,甚至比宫中老人口中所说的幼时的竞王爷还要更聪慧些。

    什么都学的很快,记的很快,几乎是过目不忘的那种不详的快。

    ——而且还总是会在快速的,并不优雅的背诵完功课后,在有些粗暴的解开新拿到的谜玩后,天真无邪又满是炫耀意味的,得意洋洋的对人笑。

    那是比竞日孤鸣炫耀自己智计阴谋的时候,比踏着尸山血海登上王位的时候都还要得意地多的,纯然快乐的笑容。

    干净的让人觉得刺目的笑容。

    更多的时候他是在睡觉,裹着毛裘抱着皮革缝制的玩偶,团在那张小榻上。

    ——在伏案工作的苗王偶然暂停对政务的处理,活动一下肩膀打算稍稍休息的时候,回过头去看到的往往都是他这位亲人纯然无辜的,恬香稚气到让人羡慕的睡颜。

    有时候他就这么睡到千雪孤鸣回朝,风尘仆仆的来接他。被拍醒也不会恼,揉揉眼乖巧的叫着千雪,温顺的任千雪帮自己穿好鞋子理好衣服,非常有礼貌的向苍越孤鸣陛下告别后,被千雪孤鸣用披风裹起来抱上马跟他一起回家。

    如果竞日孤鸣现在真的是个孩子的话,大约会是这世上最贴心最可爱最听话最懂礼貌的一个孩子吧。

    但他已经开始渐渐长大了,以一个真正的孩子做不到的速度,心智渐渐的开始与他的身体年龄变得匹配了。

    在教育和学习中,在与千雪孤鸣的共同生活中。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