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3)

 (3)

    人总是要在不断的跌倒中,才能学会如何行走的。

    千雪孤鸣这么想着,小心的在那些新生的淤青上涂上药膏揉开来。

    竞日孤鸣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任他摆布,被弄疼了会咬一咬嘴唇,却不会出声。

    看向他的目光依旧是懵懂的,无知的,就像并不知晓千雪孤鸣在对自己做什么,却也在这全然的无知之中交付所有的信任。

    等千雪孤鸣揉开了所有的淤血,将他的裤腿放下的时候,竞日孤鸣已经睡着了。

    ——他现在的体弱可不是装病了,而是真的弱。

    弱的千雪孤鸣和苍越孤鸣商议了数次,最终都没敢下手废掉他身上剩下的功力。

    若是没有真气在体内本能的循环护住那些最是脆弱的脏器,再好的药再好的照顾也没法让竞日孤鸣多活几天。

    即便是勉勉强强的让他活下来了,也活的很辛苦。

    太多的问题需要慢慢调理,大约是必须小心翼翼的养着,养一辈子了。

    如果竞日孤鸣没有失去记忆,或许根本不希望这么活下去吧,拖着苟延残喘的身体活在他人的监护下,对于昔日看似温雅实则心机深沉又高傲的苗疆首智而言,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亦或者,他若是没有失去记忆的话,此时早已失去了性命。

    千雪孤鸣的手指下意识的摩挲着那张光洁的一点与年龄都不太相称的,睡着的时候尤其脆弱又好看的脸孔,睡梦中的竞日孤鸣便像是被揉弄额头的小猫一样的,无意识的凑向他的手指,还轻软的蹭了蹭。

    ——那是与千雪孤鸣记忆中那个总是温柔镇定,总是笑盈盈的将身体依偎过来,长腿如白蛇一般缠上来的北竞王全然不同的,另一个竞日孤鸣了。

    要将他作为一个新生的个体,孤鸣家的一位新成员来对待的话,千雪孤鸣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却也不用任何人提醒,就知道这根本做不到。

    苍越孤鸣也做不到。

    放在桌上的,那些字迹秀丽风致的童蒙读本就是证据。

    千雪孤鸣从还珠楼带回的药材和书册也是证据。

    他们都想要有新的开始,却谁都无法摆脱过去。

    ——只有失去了所有记忆的,意识回到了生命最初的竞日孤鸣,全然无辜的做到了一切重新开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