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2)

(2)

    照顾如今的竞日孤鸣这件事,一开始倒不是很难。

    因为此时的他,完全的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什么都不会了。

    但是身体总还是有本能的记忆的,吞咽、抓握之类的反射动作总还是能完成的。

    教了一两次就能乖巧的端着碗自己吃饭喝药了,但等身体好一点能下床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他完全不记得如何走路了,长久的躺卧也让下肢十分无力,在重新学习走路的过程中不断摔倒,膝盖、手臂乃至那张依旧很好看的脸孔上到处都是因为摔倒造成的淤青。

    苗王偶然抽空来探视,看到那些伤便露出了复杂神色。

    ——但他并未干涉千雪孤鸣对竞日孤鸣的教育,甚至也没有对千雪孤鸣至今还没教竞日孤鸣说话这点表现出有什么意见来。

    年轻的,有着许许多多苦恼也并无合适的人可以与之商量的苗王叹了口气,任由有着稚童一般眼神的曾经的长辈跌跌撞撞的走向自己,口中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的伸出那白皙的好似从未沾染任何血污的手来。

    他握住了那向自己伸出的手,搂着竞日孤鸣的肩膀将他引到桌前,任由他好奇的打量着自己,伸手触摸。

    “祖王叔……”

    咽回了险些说出口的一些话语,垂眸掩去无益的思绪,苍越孤鸣从衣袖中取出之前特意托姚金池整理好的,当年他被养在北竞王府的时候竞日孤鸣教他识字时亲手编写的识字课本来。

    “千雪王叔怕是还在头疼怎么着手教您说话吧。”

    他这么说着,小心翼翼的握住了正在好奇触摸自己脸孔的手指,“从名字开始好吗?”

    年轻的君主与自己曾经的长辈对视了一会儿,才松开那被保养的十分细腻的手指,用手指了指自己,放慢了语速。

    “我,苍狼。”

    似乎是理解了他的意思,淡蜜色的唇轻轻的蠕动了一下,竞日孤鸣有些困难的试着模仿他的发音。

    “葱……娘……”

    他是真的不会说话了,曾经那么聪慧的,只言片语便可乱世的人,连模仿最简单的词语都模仿的含混不清。

    心中有什么在翻腾,但苍越孤鸣还是保持着一种君主式的高贵的镇定,一遍一遍的教着竞日孤鸣自己的名字。

    于是当去还珠楼与神蛊温皇商议事情的千雪孤鸣回来的时候,原本完全不会说话,只会发出简单的咿呀声音的竞日孤鸣,已经会说简单的名字了。

    看着走路总是不太稳当的人像孩童一样稚气的笑着迎向自己,一声一声的叫着千雪千雪,那张芙蓉面孔上的满是一眼可以看穿的得意和全然的亲近,千雪孤鸣也只能是在心中叹了口气。

    伸手接住了一直不断叫着千雪千雪扑到自己怀里的竞日孤鸣,将他打横抱起来放回到床上去,千雪孤鸣仔细检查了他身上多了几处新的淤青。

    ——比应有的少,怕是今天的走路练习都是苍狼扶着进行的吧,这样可不好。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