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千竞】娑婆(1)

    

    写给小紫夜的生日礼物,计划从今天开始日更到完结

    

    

    

    

    

    (1)

    竞日孤鸣被千雪孤鸣找到的时候,已经只剩半口气了。

    他伤的很重,也并不怎么认真的想让自己好起来,状况理所当然的不太好。

    但是他真的生的太好了,以至于就算瘦的有些脱形,高烧烧的嘴唇干裂,眼神都无法聚焦。

    当千雪孤鸣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却依旧好看的动人心魄。

    即便那因为生理痛苦而水汽弥漫的鎏金色眼眸之中,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只这一笑,千雪孤鸣就没能将手劲再收紧一些直接扭断他的脖子。

    当然,就他已经用下去的力道,掐一会儿竞日自然也就断气了,用不用更大些的力气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

    再说拧断颈骨的尸体收拾起来比窒息死的尸体麻烦多了。

    ——千雪孤鸣是这么想的,好似没想到其实扼颈窒息死的尸体在清洁方面其实比干脆利落扭断脖子的尸体或是胸口一个贯通伤的尸体麻烦多了。

    这给了随后赶来的苍越孤鸣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掰开千雪孤鸣的手,避免了一些事情。

    比如那张居然很宽大很舒服,铺着雪白毛裘床头还燃着熏香的大床被弄污,比如千雪孤鸣的手被弄脏,比如请仵作复原尸体以便下葬。

    于是竞日孤鸣就没死成。

    人若是没死成,那便只能活下去。

    虽然有时候活着比死去,要痛的多。

    ——不过这就不是没能死去的竞日孤鸣需要经历的痛苦了。

    因为他失忆了,彻彻底底的失忆了。

    不是那种忘记了人生的某一段时光的失忆,也不是忘记了自己是谁的那种失忆。

    而是完完全全的,连如何说话、如何动作都忘记了的,整个人都回到了初生婴儿一般状况的那种失忆。

    如果从‘一个人的存在是由其经历、记忆所塑造’的角度来判断,那么衰弱而美丽的,流着苗疆最尊贵王族血脉的肉体中所存在的,可以说已经不是竞日孤鸣了。

    “成熟的肉体,和初生的灵魂吗?”

    因为这一病例实在是很有趣而自愿前往苗疆为竞日孤鸣诊疗的神蛊温皇羽扇掩面,似笑非笑的眯着眼这么说着,“实在是非常趣味~”

    与他一点都不熟也完全不想与这位光传闻就足以让所有人敬而远之的还珠楼主相熟的苍越孤鸣不知为何,有一种将宝典功力运到最高,一掌爆了面前这看起来像人类却给予他的武者直觉一种太古魔物一般、洪荒猛兽一般的高度危险刺激的存在的冲动。

    ——能够和这么一位成为宿敌把争斗当情趣还保持身心健康的赤羽先生,真是深不可测。

    年轻的苗王默默在心中将西剑流的危险程度又调高了一个等级后,一脸我很好说话的,温润的简直都快被俏如来附身的向神蛊温皇请教竞日孤鸣如今,究竟是怎样。

    也没怎样,大约是千雪好友掐他脖子的时间巧合的刚刚好,伤了脑子吧。

    ——神蛊温皇是这么说的。

    竞日孤鸣是罪有应得,但逆贼已经伏诛,让苍越孤鸣下令处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的血亲,对于如今已经越来越杀伐决断却依旧不失本心中的柔软的青年人来说,还是苦难了点。

    在苗王和温皇交谈的过程中,千雪孤鸣一直沉默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躺在床上,时不时笨拙的蠕动一下身体,眼神纯然而无知的肉体。

    因为王上不允许的缘故,他不能杀了他,也不能让别的什么杀了他。

    所以千雪孤鸣为目前也只能用竞日孤鸣继续代指的这个人处理了身上的各种伤口乃至内伤,喂他吃药喝水。

    姚金池赶回来想要帮忙贴身照料被他拒绝了。

    他说竞日孤鸣太危险了,谁知道他现在这样是真是假呢,金池还是不要靠近的好,对你不安全。

    也是为了方便监视,‘竞日孤鸣’被秘密安置在了千雪王爷的居所,等待苗王下令处置。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