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双军】吻

    “或许是因为,你不可能更疯了的缘故吧。”

    赤羽信之介毫不留情的这么说着,手按在温皇的肩膀上为他揉捏着无力的肌肉。

    ——动作是与话语完全相悖的温柔。

    许久未曾说话的人,声音自然也不复昔日的清朗好听了,但是那闲散慵懒的态度却还是未变。

    “哎,赤羽大人啊,温皇是否要担心色衰爱弛呢”

    “以温皇脸皮的厚度,何须担心此事呢?”

    轻轻咬住口感并不会让人觉得厚度有多么惊人的脸颊上的皮肉,赤羽带着些玩笑意味的用牙齿叼着扯了扯,松口后才认真道,“口感一如往昔。”

    随着按摩的动作,火属的溘钨鐁带着热力和活力浸透入神蛊温皇的肌骨,重新唤醒蛰伏已久的肉体。

    那感觉显然并不美妙,靠坐在他怀里的温皇先是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然后是自喉间无法自抑的泄露出低低呻吟。

    痒、麻以及针刺一般的痛,赤羽的手按到哪里便蔓延到哪里。

    待到温皇的全身都被赤羽捏过一遭,原本因经久不得动弹而松弛的肌肉已经因西剑流军师的特殊手法和大量溘钨鐁灌入而彻底绷紧,全身都在冒汗,全身都在抽搐。

    “简直狼狈的不成样子啊,温皇。”

    赤羽这么说着,用干净的绢布一道道拭去温皇全身的汗液,手在他的胸前、腰侧、大腿上不时按压再度灌入溘钨鐁以保证秘法刺激的效果,如此往复。

    功体的消耗让他的额迹也渐渐微潮,红发紧贴在颊侧别有一番男人味的性感。

    温皇眯着眼,看着赤羽因自己而生的专注神情,回忆起之前自己完全被禁锢于肉体囚笼时,赤羽大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忽然觉得很想吻吻他。

    于是他便这么做了,有些艰难的抬手,缓慢的捉住了赤羽的手腕,将他的手拉到自己唇边,轻轻的将唇印了上去。

    “赤羽大人厚爱,神蛊温皇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他这么说着,声音带着笑意,像是玩笑一般的认真。

    “说的好像本师很稀罕似得。”指腹在他微有些干涩的唇瓣上轻轻摩挲,赤羽因温皇话语而生的情绪大约只能从他胸膛的震动中感受到。

    待到这一番‘治疗’彻底结束的时候,两人都相当的疲累了。

    但赤羽还是坚持将温皇抱到浴桶里帮他好好的清洗了身体,手指带着轻微热力的插入到用皂角洗净的黑发中为他弄干了长发,将自己也打理的干净清爽之后才扶着跃跃欲试的打算自己走上两步的温皇回去。

    温皇走的并不稳,许久未使用的肢体有种陌生的麻痹,赤裸的脚接触地板的时候的触感都让他觉得有几分苦涩的新奇。

    短短的一段路,行走所花的时间远比想象的长。

    但是回到床边的时候,还是会有简直让人觉得羞涩的自豪。

    低头看着半跪在床前帮自己擦去脚上行走时沾上的少少尘灰的赤羽,神蛊温皇觉得心中有什么快要溢出来了,便就着两人此时的姿势,低头吻了吻他头顶的发旋。

    ——得到的回报是,此时此刻不肯抬起头来的赤羽大人,居然也不嫌脏的,咬了口温皇的脚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