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就是混沌

【双军】重逢

 


赤羽信之介一直都是个有着相当值得赞美的自制力的男人。
如无意外,他总是会过着规则而精确的生活,在预定的时间就寝,在闹钟响起前五分钟睁开眼。
每周都规划好自己下一周的工作和生活乃至食谱。
这种规律到甚至有些枯燥的,被情人评价为无趣的生活在绝大部分时候都能顺畅的运行,也使得偶然的‘意外’所造成的影响比想象中的更为明显。
譬如在与神蛊温皇的久别重逢的次日,一向生物钟极为精确的赤羽信之介,是被闹钟吵醒的。
长期都是在闹钟刚开始振动的时候就按下去关掉的赤羽反应迟缓到一时都没想起回荡在室内的‘秋水浮萍’是自己预设的晨起闹铃来。
措不及防的心脏随着音乐的奏起重重的跳动,迫使原本尚在沉眠中的身体挣扎着恢复清醒,血液的流动速度瞬间加快带来的是四肢百骸的涨痛麻痹和与逐渐清醒的意识相悖的动弹不得。
原本搂住赤羽腰背牢牢固定住两人身体以保持紧贴的手臂在最为恰当的时候松了开来,去按掉了此时让赤羽觉得心烦意乱头痛欲裂的闹钟。
酸胀沉重到完全无法睁开的眼,只能感受到室内光线的变化而已,而相对敏锐的多的身体则是从床垫的弹起中得到了‘身边的人离开了床’这样的信息。
稍稍恢复了活动能力的身体蠕动了一下,试图调整到一个可以回避自百叶窗透入的阳光的角度去,却被另一种酸痛阻止了动作。
然后,室内的光线改变了。
即便不睁眼赤羽也知道温皇放下了遮光帘,满意的轻轻嘀咕了一声——嗓子也尚且不能如他所愿的正常运作,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即便勉强开口也只能发出相当沙哑难听的声音来。
微凉的唇覆过来的时候,赤羽其实是有些抗拒的。
——他不喜欢在还没刷牙的状态下接吻。
但是在接触到了湿意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很干渴了,顺从的启唇咽下了温皇哺过来的清水。
“再睡一会儿吧。”
同样微凉的手掌按压在额上的时候有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感,眼睛也不那么胀痛的难受了。
赤羽抿了抿唇,打算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久别重逢本应有很多话要对这家伙说的,可他现在就只想这么躺着,在温皇微凉体温的陪伴下再睡一觉。
反正等睡醒了,他们也还有很多的时间的。

 

评论(2)

热度(8)